优游国际门户网站
www.txsjclub.com

科研人员的兴趣正发生转移

一项研究分析了半个世纪以来超过 10 万名科研人员的职业生涯发展趋势,发现如今同一时间进入学术界的科学家流失一半只需要 5 年,而 60 年代的这一数据是 35 年。

在过去五十多年中,高学历科研人才的数量不断增加,大学和科研机构的职位数量却增长却相对缓慢。在竞争如此激烈的环境下,学术生涯的持续时间可以作为评估学术成就的一个重要标准。

美国印第安纳大学(Indiana University)的研究人员对科研人员的职业发展轨迹进行了追踪,量化分析人员流失情况,并寻找早期职业生涯中预测未来发展的因素,相关论文于 12 月 11 日发表在《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》(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,PNAS)上。

本次研究在物理学、生命科学和工程与计算机科学三大领域中,选取天文学、生态学和机器人学三个学科,对超过 10 万名论文作者进行了分析,相关数据来自 1961 年到 2015 年相关专业核心期刊的发表记录(其中机器人学从 1985 年开始统计,因为该领域的核心期刊最早于 1983 年出版)。根据发表记录,研究将所有的论文作者分为第一作者(lead authors)和支持作者(supporting authors)两大类,只要曾经在任何一篇论文中担任第一作者就可以被归类为第一作者。

接下来,他们统计每位作者进入科研领域的时间(首次发表论文时间)、发表论文的数量和退出科研领域的时间(最后一次发表论文时间)。在数据的最后三年中有论文发表的作者被视为仍然活跃,其中活跃时间超过 20 年的作者被归类为终身职业科学家,不足 20 年的被认为无法定义当前职业状态,被从数据中剔除。

从入门到半数转行只要 5 年

研究发现,支持作者的比例正在不断上升,如今只有不到 40% 的研究人员有机会担任第一作者,而在六七十年代,约 75% 的人都有机会。经过进一步计算和模型验证,论文作者认为这一趋势与流动人员(即只发表了一篇文章就退出学术界的人)的增加无关,也不是团队规模增长必然导致的统计学结果。不过在现实中,较大的团队往往并非由多个全职科学家构成(这种情况在小团队中更普遍),而是会招募一些支持人员。

在生态学和机器人学领域,第一作者和支持作者流失的速度相似,而在天文学领域支持作者流失的速度更快。此外,近年来发表一篇论文后就离开科研领域的作者中,有三分之一的人是第一作者。这类作者的比例不同领域差异较大,在天文学领域较低。总的来说,流动人员比例在 90 年代前保持相对稳定,此后开始增加。

研究还指出,直到 80 年代之前,超过一半科研人的职业寿命大于 20 年,也就是说大多数人都能在科学界度过完整的职业生涯,然而近年来科研人员的职业寿命正在不断缩短。为了量化评估研究人员流失的速度,研究定义了一个“半衰期”,即半数流失时间:将同一年进入科研行业(即发表第一篇论文)的作者划分为一个队列,并评估每个队列中一半人退出行业的时间。统计显示,天文学领域的半数流失时间由 60 年代的 35 年降到了 5 年(2007年),其他两个领域的半数流失时间还要更短。

接下来,研究分析了能够预测研究人员职业寿命的一些因素。研究论文中指出:“我们发现,对于第一作者,发表数量始终是一个预测职业寿命的显著因素。我们还发现在年份较早的队列中,引用数量增加能够减少退出的风险,但是在近些年中,模型中占主导作用的还是发表数量,而引用数量产生了较弱的独立影响。对于支持作者而言,发表数量的影响较弱,年份最晚的队列除外。”

论文第一作者、印第安纳大学信息学、计算和工程学院(School of Informatics, Computing and Engineering)副教授 Staša Milojevic 说:“这一现象的核心在于,博士的数量增长幅度远大于终身教职的数量增长。学术界的传统是一种学徒制,导师努力培养能够取代自己的人,但是这个系统与科学界新的‘产业模型’之间出现了断层,后者需要的是大量具备高度分化的专业技能的专家。”

Milojevic 指出,机器人学领域的人员流失率最高,这可能是因为他们更容易在私企找到高收入的工作;相比之下,天文学领域在大学之外的就业机会相对较少。她还强调,研究仅仅反映了一种现状,改变这一状况需要政策层面的干预。

也有专家认为,科研领域人才供过于求的程度被夸大了,不应高估科研人员对终身职位的兴趣。多个研究探索了科研人员的兴趣转移,例如 2017 年,康奈尔大学(Cornell University)的一项研究发现三分之一的 PhD 对学术界完全不感兴趣。研究人员对美国 39 所研究型大学的 854 名博士生进行了追踪调查,发现开始读博时 80% 的学生对学术界的职业发展感兴趣,而到毕业前夕,对学术界完全失去兴趣的学生达到了三分之一。与此同时,他们对得到教职或成功申请经费始终保持较低的预期,说明这并非影响他们兴趣的因素。

康奈尔大学研究人员指出,如果私企想要招募高学历人才,或许不该模仿学术界的环境;大部分离开学术界的人都不愿意继续从事基础研究或策划研究项目,而对科研成果的商业转化更感兴趣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